第527章 王孙有难
书名:紫微煞 作者:时钟钰 本章字数:3264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4 06:01:09

刘皓南听出她话里有话,却故作不知,只淡淡道:“微臣是世外之人,本不关心这些,只是往日与韩相闲谈时,听他提到过一些朝中旧事。”他故意提及韩德让,是为了让皇后相信,自己与韩德让私交甚好,且属于同一阵营。韩德让的祖上隶属宫分军,是后族萧氏的家臣,韩德让的父亲韩匡嗣更是深得萧思温的器重,因此他知道萧家过往的秘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。

果然,皇后听到韩德让之名,神色便轻松了许多,恍然道:“原来是韩相告诉国师的,这就难怪了。奚王与我父亲确有旧交,两家曾约定世代交好、永不背弃。奚王长子搭曷常驻京师,他的儿子筹宁聪明勇武,五岁起便入宫陪伴太子读书,与太子情同手足。此番圣驾南巡,我特意让太子带上筹宁同行,顺便来松州拜望祖父……”

“然而昨夜的筵席上,微臣并未见到筹宁的身影。奚王在圣驾前虽是满面欢喜,眉宇间却有难以掩饰的愁苦之色。”刘皓南不动声色地接言道。

这个奚王孙筹宁与太子年龄相仿,与太子一同拜入萨满教,刘皓南是有印象的。方才他听闻太子去往松州,再联想到筵席间所见所闻,便猜想此事可能与筹宁有关。

皇后当即明白过来,变色道,“难道是筹宁出了什么意外,太子急着要去松州寻他?奚王秘密约见太子,想必也是因为此事了?莫不是……耶律敌烈等人暗中作祟,以筹宁为质,逼迫奚王一同作乱么?”

搭曷、筹宁父子及族中亲人都在上京定居,若被耶律敌烈所控制,奚王的立场很可能发生动摇。这一点皇后当然早就考虑到了,故而南巡之前,曾命耶律斜轸严密保护搭曷一家,但就目前的情况看,定是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,令筹宁及其亲族都处于危险之中。

刘皓南沉声道:“以殿下对奚王的了解,若不是亲人性命受到威胁,他是不会蓄意谋反的,是吗?”

皇后肯定地点头:“奚王一向求稳畏战,没有什么野心,我相信他不会与耶律敌烈勾结谋反。”

刘皓南道:“那就好办。请殿下暂且安心,臣这就前往松州探明形势,明日一定会将太子和筹宁安全带回御帐!”他的语气如此笃定,仿佛只是一件手到擒来的小事而已。

皇后心中大定,由衷道:“还是国师深谋远虑,有你在,我安心多了!”当即命侍卫取出一块令牌交付与刘皓南,“这是调派宫分军的控宸令,自此时起,耶律沙及其所属宫分军全部听你调遣!”

“谢殿下信任,臣定不辱命!”刘皓南接过控宸令,立即退出御帐。临行前,他与秦若玉暗中交换了眼神,示意她守在此处相机行事。

刘皓南并不担心秦若玉的安全,因为此时此刻,再没有比帝后御帐防守更加严密的地方了,倒是苏茹合的处境更让他放心不下。

外有强敌虎视眈眈,内有奚王立场未定,苏茹合独自留在焦山行宫里并非万全之策。可是,以皇后一贯的做事风格,一定会把苏茹合作为牵制自己的重要筹码,对其严密监视。如果他带着苏茹合离开行宫,只怕会引起皇后的猜疑。

刘皓南在心中权衡良久,决定暂不惊动苏茹合,独自行事,快去快回,如此才能让皇后安心,以免多生事端。

然而,刘皓南刚离开行宫,便听到一身衣袂风声掠过,正是苏茹合追了上来,口中叫道:“皓南,等我!”

刘皓南心下一沉,惟有暗自叹气,转身迎上苏茹合,柔声道:“你可是一直在此等我?”他早就该想到,苏茹合不会安安稳稳地在营帐里睡觉,今夜就算没有太子失踪之事,也不会平静地度过。

苏茹合身穿夜行黑衣,装束利落,眨了眨眼睛笑道:“我放心不下你,便在皇帝的御帐外远远地候着,方才见你出来,便悄悄跟来了。”

“有没有人跟着你?”刘皓南不动声色地问道。

苏茹合撇撇嘴道:“方才的确有几个御前侍卫跟着我,已被我用计引开了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此时她发现刘皓南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“怎么……我是不是不该跟来?”苏茹合见他如此,立时心虚起来,她虽然猜不透刘皓南的心思,但也隐约感到,刘皓南似乎不愿意让她知道所有的事情,参与所有的行动。

她相信,刘皓南这么做是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,但她不想总是处于刘皓南的保护之下,她更期盼着成为与他并肩作战、互相扶持的伙伴,就像……秦若玉那样!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秦若玉变成了横亘在苏茹合和刘皓南之间的一道无形屏障。苏茹合无法忽略她的存在,毕竟在她与刘皓南分开的这六七年时间里,除了已从刘皓南记忆中抹除的谢梵音以外,秦若玉是对刘皓南帮助最大、关系也最为暧昧不清的女子。

苏茹合对秦若玉虽无任何敌意,下意识里却不自觉地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对手,她必须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的价值,才配得上刘皓南对自己的这番深情厚意……

当然,刘皓南心中从无这等念头,对他来说,苏茹合什么都不用做,只要待在自己身边,满足自己情感的需求就足够了。

刘皓南见苏茹合面色忐忑,便解释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方才宫分军报称太子连夜赶去松州,动向不明,我受皇后之命前去寻他。你还是回营帐去,配合秦神医见机行事吧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,“今夜圣上病情加重,行营中或有不测之变故……我怕秦神医独自一人难以应付,有你从旁协助,我便放心多了。”

苏茹合本就对秦若玉的存在心有芥蒂,听刘皓南这般担心秦若玉,愈加不是滋味,但她想来不是小气使性、不顾大局之人,也明白刘皓南这样安排最为妥当,当即压下心头不快,点头道:“好,我听你的,你自己也须多加小心!”

她离开之时,忽又想起一事,提醒道:“皓南,方才沙红姬的姐妹给我报信,松州地界出现了大光明教信徒留下的暗记,耶律敌烈已经到了,随行高手不下百人,看来是倾巢而出了。我让姐妹们盯着他们的动向,如有需要,她们必会出手相助。”

刘皓南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萨满教的消息组织遍布全国,自然早就探明了耶律敌烈的行踪。大光明教内部空虚,此番正是剿灭他们的最好时机。事实上,刘皓南早在金龙峡布阵阻截宋军之时,便派遣离天带着廣闻先回上京,部署对付大光明教的计划了。

目送苏茹合回到行营,刘皓南又以秘法唤出萨满教中负责传达消息的信使,了解清楚各方面送来的最新消息,又低声嘱咐了几句,那信使便领命而去,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刘皓南随即施展轻功直奔奚王府,巧妙避过四周巡逻的侍卫耳目,翻墙入内,径直向那奚王的寝宫所在之地飞掠而去。

因为鹰灵圣师离天也是奚族人,刘皓南通过他的引荐,与奚王早有来往,对王府的路径并不陌生,很快便在书房见到了满面忧虑的和朔努。

“王爷夜深不寐,满面忧虑,可是因为筹宁王孙之事?”刘皓南现出身形,不紧不慢地说道,他还戴着自己的兽头面具,一身黑衣形同鬼魅,着实将和朔努吓了一跳。

“萨黑龙教主!是你!”和朔努看清来人后,不由得惊呼出声,面上露出喜悦神色。

刘皓南作为萨满教教主,有预知未来、交通鬼神之能,在辽国是半人半神一般的存在,故而和朔努听他说出筹宁的名字时,丝毫不觉惊讶,急忙趋前几步向他行礼,急切地道,“今夜筵席上未有机会与教主叙礼,望尊下莫怪!如今我儿搭纥、长孙筹宁都被耶律敌烈派人抓走,还请教主看在筹宁亦是萨满信众的份上,救他全家性命!”

刘皓南听到此处,便知自己的猜测无误,沉声道:“如此说来,今夜太子赶去松州,也是为了此事?”

“正是。耶律敌烈早有反叛之心,以我儿孙性命相协,逼我造反,今夜筵席上恐有他的耳目,我不敢声张,熬到宴罢才找太子商量,本意是盼他将此事上达天听,请圣上定夺。可太子实在心急,带着几个心腹便要赶去松州救人……”和朔努说到此处重重叹气,续道,“若是太子此行有任何闪失,又或是圣上因此疑我有二心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刘皓南观察和朔努的言语神态,那副焦急恐慌之状确是出自真心,暗道:“这奚王果真是怕事之人,就算他的儿子、孙子当真死在耶律敌烈手里,料他也是不敢造反的。皇后颇有识人之明,焦山行宫有数万奚王府军士守护,当可无忧。”

他想到这一层,心头安稳不少,安抚奚王道:“王爷对朝廷忠心不二,圣上岂会不知?今夜遣我来此,正是为了此事。”

“原来圣上早有明察,如此真是太好了!”和朔努松了口气,当即将自己所知尽数道来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